目前该公司已为非洲34个城市绘制交通地图。
在新兴市场的多数城市,公共交通不发达,导致民众出行必须使用非官方运营的交通工具。但这些交通工具一直以来缺乏公开信息和准确数据,给民众出行规划带来极大不便。

根据The Wired的报道,每天有5000多人往返于南非开普敦东部边缘的瓦莱塞登,但在官方交通地图里,根本找不到瓦莱塞登的位置。在整个南非,有7500多辆无管制的小型巴士每天穿梭于市中心和郊区之间,但其准确停泊时间、地点、时速、费用等信息却只能靠人们口耳相传。

针对这个痛点,2008年,一家叫做WhereIsMyTransport的初创公司开始用人工和电子设备搜集这些无管制小型巴士的实时运行数据,并为开普敦绘制交通地图。该公司称,目前他们已经为非洲的34个城市绘制了地图,包含75万公里的路线,并正在印度、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的城市绘制交通地图。普通民众可以在手机App等平台使用这份地图,查询交通信息,政府和NGO等也可以由此获取交通网络分析报告,用于城市规划建设等。

为新兴市场绘制交通地图,「WhereIsMyTransport」已获谷歌和丰田等750万美元A轮融资

图源:WhereIsMyTransport官网

目前,WhereIsMyTransport有超过40个员工,在开普敦和伦敦设有办公室。

根据TechCrunch报道,WhereIsMyTransport已获得75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Liil Ventures、全球创新基金(Global Innovation Fund)、古德威尔投资公司(Goodwell Investments)、谷歌、荷兰银行(Nedbank)和丰田通商公司(Toyota Tsusho Corporation)。本轮融资将用于技术研发和国际化扩张。

————

我是36氪记者王艺瑾,业务交流可添加微信catherineyijin,请备注姓名+公司+职务+来意。

健康储蓄账户收益管理。
在美国,健康储蓄帐户(HSA)类似于个人储蓄帐户,但是其中的钱用于支付医疗费用,由个人拥有和管理。而雇员是否能够通过HSA获得医疗保险覆盖,则取决于雇主和雇员的雇佣关系。

在美国市场医疗保健费用迅速增长的情况下,消费者每年已经在医疗保健上的花费高达9800亿美元。而细分到房地产行业,经纪人和临时工人受行业波动的影响尤其大,因为大多数人没有通过雇主计划获得医疗保险,因此大多数人要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因此,Bend通过为房地产所有者、运营商和承包商提供下一代健康储蓄账户产品,希望能够帮助从业者更好地管理自己的HSA账户。

定位个人财务管理及企业福利平台,「Bend」提供健康储蓄账户管理解决方案

Bend成立于2017年,位于美国波士顿。Bend同时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健康储蓄账户的管理服务。使用Bend平台的个人用户通常在30分钟内即可完成账户配置,个人用户无需月费,并且Bend每个用户都提供个性化的指导,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计划、跟踪和支付医疗费用,并且能够监控账户中的税收情况。一旦用户的HSA余额达到1000美元以上,Bend还为客户提供多种投资选择。

而对于企业客户,Bend平台为企业提供一站式的雇主及雇员HSA管理解决方案,从包括员工注册、薪资管理、雇主和雇员供款情况等,均可在平台上显示,企业部署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此外,Bend还为雇主提供Bend Advisor,利用AI和机器学习技术来分析财务情况,并提出优化建议。

目前,Bend服务的标杆客户包括Paragon Benefits,Paragon Benefits为乔治亚州银行家协会保险信托(GBAIT)的全资子公司,他们选用Bend的解决方案为250家银行提供健康储蓄帐户(HSA)管理方案,以帮助用户通过其HSA帐户优化其税收计划和医疗保健支出。

这样的做法就像对粉丝设立了一面“付费墙”
编者按:本文翻译自 Vogue Business,有部分删改。

在全球的各个平台上,KOL 们都开始尝试通过内容付费来盈利。Instagram 上,粉丝们支付一定月费即可成为网红的“亲密朋友”,获取独家内容。微信也在测试订阅号付费功能,运营者可对原创文章的部分或全部内容设置收费,用户购买文章后方可阅读全文。

这样的做法就像对粉丝设立了一面“付费墙”,这对品牌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粉丝私人订阅是未来”
Instagram 在 2018 年 11 月推出了“亲密好友”功能,用户可以拥有普通粉丝,其中一部分经过申请可以成为他们的“亲密好友”,获取独家内容。据 Instagram 的一位发言人称,“亲密朋友”功能如今已被全球数百万人使用,而“亲密朋友”名单上的好友平均人数约为 20 人。

Instagram 网红 Caroline Calloway 拥有 717000 名粉丝,从 2019 年 8 月起,她开始向粉丝提供付费内容服务——粉丝支付一定月费即可成为她的亲密朋友,获得更加私人的内容。Calloway 认为,这样的方式让她的工作价值得以实现。

她是通过众筹平台 Patreon 来实现收费的。Patreon 为创作者建立订阅页面,用户可以支付不同等级的金额换取不同的内容和激励措施。如今,Patreon 已经拥有超过 15 万创作者和 400 多万普通用户。

Calloway 的粉丝可以通过 Patreon 支付每月 2 美元成为她的“亲密朋友”,或者支付 100 美元获取独家内容外加每月 25 分钟的 FaceTime 时间。情人节那天,Calloway 打算和她的 419 位亲密朋友分享关于她秘密男友的细节故事

洛杉矶艺术家 ABR o 也以类似的方式赚钱,她的粉丝数超过 104000 名。在Patreon上,ABR o 有 415 个订阅者,这些人每月支付 3.33 美元即可成为她的 Instagram 好友,支付 9 美元就会在一个加密网站上获取她的一条 vlog,而如果每月支付 222 美元,就能够每周收到 ABR o 的个人邮件,与她畅所欲言。Calloway 和 ABR o 只是普通网红,社交媒体上还有许多影响力更大的人,内容付费还有很大可能性。

如今,网红营销已经成为了一个新兴行业。根据 MediaKix 数据,2019 年网红营销的市场规模约为 80 亿美元,到 2022 年将增长至 150 亿美元。

但这个行业还处于非常早期的起步阶段,平台任何细微的调整都会带来整个行业生存规则的改变。去年,为了减少社交媒体带来的社会压力,Instagram尝试隐藏帖子的点赞数量,但如果这条规则被延续下去,品牌们可能因为无法监控效果而减少在这些帖子上的投放,转而将预算放在广告推送上。

而如果网红们都开始尝试内容付费拓展收入,可能有两方面影响。一来,网红们不太可能向已经付费的受众推送广告内容,这可能会降低他们接广告的意愿。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如果品牌与这些付费内容达成合作,会获得质量更高的传播。而通过粉丝订阅能赚取收入,创作者就可以摆脱对品牌广告的严重依赖,也鼓励他们制作更高质量的内容。

Patreon 或许是最早尝试粉丝订阅的平台,但现在已经有许多其他平台可以实现这一功能。

例如在直播平台上,用户可以购买虚拟商品作为礼物送给主播;YouTube 也在 2018 年悄悄推出了一个订阅功能,粉丝每月向创作者支付 4.99 美元即可获得会员独家内容、提前获取新视频等。而在中国,微信 2020 年 1 月开始测试订阅号付费功能,成功开通后,运营者可对原创文章的部分或全部内容设置收费,用户购买文章后方可阅读全文。

但粉丝订阅也存在问题。Patreon 的一项数据显示,仅有 2% 的创作者,也就是 1393 人,在 2017 年 10 月获得了美国联邦最低时薪 7.25 美元以上的工资,相当于每月 1160 元以上。这表明,只有头部的少数人能够依靠订阅支撑内容创作,大部分创作者无法这样养活自己。

这意味着,品牌合作仍将长久、持续地作为网红收入的一部分。而随着网红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们可以通过自有品牌、Youtube 广告以及粉丝私人订阅来获取更多收入。